福建省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的經濟測算及影響因素研究

來源: www.411242.buzz 發布時間:2020-04-29 論文字數:28885字
論文編號: sb2020042712183630697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經濟論文研究,本文基于 Upward 的貿易增加值微觀測度方法,把海關數據庫和中國工業企業數據庫進行合并,對 2000—2008 年福建省的出口國內增加值率進行測度。
本文是一篇經濟論文研究,本文基于 Upward 的貿易增加值微觀測度方法,把海關數據庫和中國工業企業數據庫進行合并,對 2000—2008 年福建省的出口國內增加值率進行測度,分析了福建省 DVAR 的總體變化趨勢,并在行業、區域、企業異質性等角度對 DVAR的變化機制進行分析對比。另外,還利用 2000—2013 年的工業企業數據庫對福建省制造業各區域、各子行業的工業總產值所占比重進行計算,結合產值份額對 DVAR 進行研究,從行業總體競爭力的角度來看 2008 年之后 DVAR 可能的變化趨勢。除此之外,本文還對出口國內增加值率的影響因素進行了研究,利用實證來分析外商直接投資、行業規模、勞動力投入、勞動密集度及補貼收入對DVAR 的作用。

第 1 章 緒論

1.1 研究背景及意義
1.1.1 研究背景
近年來,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發展,不同國家和地域間的交流日益頻繁,地球已經愈來愈成為一個世界工廠。從分工的角度來看,每個國家都在世界工廠中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每個國家的分工地位也在動態的發生著變化,分工的界限越來越模糊,商品的頻繁跨境交流使得中間產品的國際貿易廣受追捧。生產加工和貿易方式的轉變,給傳統的貿易核算方法帶來考驗,特別是在我國的統計工作中,出口規模的衡量因為復雜的國際貿易關系的存在,使得計算過程中常出現重復計算的“統計錯覺”,中國目前巨大的貿易順差額就是一種表現??梢?,傳統的統計方法已經不能適應實際貿易情況的需要,不能真實的反應我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分工情況,急待改進統計方法,在此背景下,增加值貿易核算方法應運而生。它能較好的衡量各國在世界工廠中發揮的作用,用數據予以呈現。通過這種統計方法提供的數據進行進一步研究,發現影響增加值的具體因素,探索這些因素的影響程度和相互的作用關系,找出運動變化的規律,能夠促進我國相關產業升級。
貿易增加值統計法作為一種國際貿易統計的新方法,被理論界所廣泛推崇。它的主要核心是將國際貿易中的國內增加值來做為統計指標。在此方法中,將總出口進一步進行劃分為四大部分,即國內增加值(Domestic Value Added,即DVA)、返回并被本國吸收的國內增加值、國外增加值、重復計算部分。在這些細分指標中,DVA 的應用較廣泛,它更能作為一個衡量國際貿易的指標。DVA的本質是:出口國中的本國獲益部分。但由于它是個絕對值,會被出口額所影響,并不能揭示一個國家出口貿易的質量,所以本文把出口國內增加率(DomesticValue Added Ration,即 DVAR),即國內增加值與總出口的比值作為標準來分析貿易質量。
.......................

1.2 國內外研究現狀
1.2.1 國外研究現狀
(1)關于出口國內增加值的研究
在全球價值鏈(Global Value Chain,簡稱 GVC)分工體系下,為了能更好的衡量國家在國際貿易中的真實獲益,有學者提出了貿易增加值這個概念,并對其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增加值的理論研究是建立在垂直專業化的基礎上,即逐步修正和放寬與實際不相符的垂直專業化測算指標,并把增加值進一步分解為國內增加值和國外增加值,從而構建全新的統計和理論框架。其中出口國內增加值的研究主要有三方面:相關概念界定、測算方法、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對于貿易增加值概念的確定,學術界經過了較長時間的推敲和演變,有些學者對其概念內涵進行剖析(Lau,2007)[1]。最早提出增加值貿易概念的是Hummel(2001),他通過對垂直專業化分工概念的討論引出了貿易增加值[2]。另外,Stehrer(2012)提出了貿易增加值與增加值貿易這兩個概念的不同,對其進行了區分界定,他把貿易增加值定義為貿易流量的增加,而增加值貿易則是從進口國的角度來說是某件產品中出口國的所創造的價值[3]。除此之外,Johson (2012)認為在某個國家的出口產品中,能滿足其所出口的那個國家所需要的最終消費與中間品投入的價值增加部分是出口增加值[4]。
由于出口國內增加值缺少直觀數據來表示,所以很多國外學者對國內增加值的計算進行了研究,測算方法主要有四種。最早的測算方法是基于貿易流量的,但這個流量由海關統計,且記錄在特定稅減免的名錄中(Helleiner,1973 ),但因為減免關稅會使得企業成本降低,對出口國內增加值的測算產生了影響,所以這種方法只適合較少國家[5]。第二種方法是對中間品和最終消費品進行區分,即根據標準國際貿易準則對其進行分類后再對出口國內增加值進行測度。Yeats(1998)最先使用這種計算方法,通過計算,他得出在經濟合作組織(OECD)國家中,機械零件方面的外貿交易占總體總出口的三成以上[6];另外,Athuoralaand Yamashita (2006)、Miroudot(2009)利用此方法對世界制造業出口進行了研究[7-8]。第三種方法是基于非競爭性投入—產出表(即 I-0 表)的宏觀估算方法,也是目前使用最多的方法(Grossman and Rossi-Hansberg,2008;Dean,2007;Daudin,2007;Baldwini and Taglioni,2011)[9-12]。這種方法的來源 Hummels(2001),他在文獻中提出了 HIV(Hummels-Ishii-Yi)方法,并用進口中間品與出口商品的比值衡量垂直專業化水平[2]。他對各個國家 1968-1990 年的 VS(Vertical Specialization)進行了測算,且利用投入產出表計算了 OECD 中近十個國家的的 VS 與出口額的比值。但是利用這種方法進行測算,會使得我國的 DVA 的值偏高,由于在我國貿易出口中,加工貿易占了大部分,而 HIV 方法的假設前提是在一般貿易與加工貿易中,進口中間品占出口的比例相同,它忽略了加工貿易的低附加值率這一特征。由于這個缺陷,所以有學者對此方法進行了改進,即 KWW 方法。
技術路線
...........................

第 2 章 國內增加值相關理論

2.1 國內增加值的界定
當今社會,開放經濟的發展使得世界各國聯系日益緊密,國際分工現象逐漸明顯。在此背景下,在一國出口的產品中,國外中間品的投入會占很大一部分,如果采用之前的傳統方法,即用產品最終產值作為指標來衡量,很難反映國際貿易的實際情況,由它計算出的出口所得會偏高。
出口國內增加值(DVA)是一國出口貿易總值中的國內增加部分,也就是指國內投入生產后,扣除生產中直接或間接使用的進口中間產品及國外價值投入之后新增加的價值總量,可以被看成一國的真正出口價值。在數值方面,出口國內增加值=國家出口總價值-出口產品在生產中所含的國外進口價值。一國的國內增值越大,說明它貿易往來中獲益越多。而出口國內增加值率(DVAR)等于出口國內增加值與總出口的比值,它表示的是一國新創造的價值在所有的產品出口價值所占份額,即是一國自身所得的收入占一國所有出口貢獻的比值。為了深入理解這個概念,本文舉例對出口國內增加值進行說明。假設有 A、B、C 三個國家,它們之間具有貿易往來,A 國向 B 國出口價值為 50 美元的國內產品,國家 B 進口及加工此產品,在加上 10 美元價值后,它將此產品出口到國家 C,此時這個產品的價值為 60 美元。如果用傳統方法進行貿易核算,其產生了 110 美元的進出口總額,但事實上只增加了 60 美元,也就是說,國家 A 和B 分別產生 50 美元和 10 美元的國內增加值。由此可知,國內增加值能對貿易情況進行更真實的衡量。
......................

2.2 理論回顧
2.2.1 比較優勢理論
比較優勢理論是貿易相關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亞當·斯密是第一個提出這個理論的人,即絕對優勢理論。而后,大衛·李嘉圖提出了相對比較優勢,與斯密不同的是,他認為貿易不是由絕對差別產生的,其原因在于相對技術及成本差別。他的理論需要以嚴格假設為前提,即在不考慮其他費用的情況下,貿易是針對兩個國家和兩種商品產生的,這兩個國家具有不同的生產技術,它們之間的交換方式只有以物易物,且都只有勞動這一個生產要素,這個生產要素不具有流動性,另外,兩個國家都是完全競爭市場,生產成本不改變,國際經濟為靜態環境,貿易達到平衡,兩國資源不存在未利用。在這些假設下,各國對有“比較優勢”的產品進行出口,而進口沒有優勢的產品,從而實現國際分工,提升生產效率。
和李嘉圖的理論并成為比較優勢的“兩大經典理論”的是赫克歇爾·俄林的要素稟賦理論(即 H-O 理論),他主要強調了要素稀缺性差異,且與李嘉圖理論中唯一要素不同的是,把資本作為生產要素之一引入理論中。但是由于資本和勞動兩個要素之間會相互作用,相互影響,所以產出將會發生改變,從而使得各類成本,如機會成本、生產成本也會不同,投入產出效率也隨之變化,因此,如何確定兩種要素的投入比例,如何分配使用至關重要。合理利用各國資源,明確與國情相適應的產業結構,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為全球價值鏈的參與提供依據。不同產品的要素投入比例不同,可分為勞動密集和資本密集型。在H-O 理論中,一個國家若具有充足的資本,那資本的價格相對較低,應主要生產資本密集型的產品,將其出口,同時進口不具有“優勢”的勞動密集型產品,若一國資本勞動力充足,那應出口成本較低的勞動密集型,進口“比較劣勢”的資本密集型產品,這促進了國際分工化的形成。也就是說要達到最佳投入比例,應著重生產有比較優勢的產品,進口沒有優勢的產品,從而實現最大獲益。
..................................

第 3 章 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的測度方法及相關說明....................................... 17
3.1 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的微觀測度方法............................ 17
3.2 制造業的分類與數據說明.............................................. 19
3.2.1 制造業分類標準......................................... 19
3.2.2 數據來源........................................ 20
第 4 章 福建省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測度結果及分析....................................... 24
4.1 福建省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的測算分析............................................... 24
4.1.1 福建省制造業總體 DVAR 的測度.............................. 24
4.1.2 福建省制造業各行業 DVAR 的測度........................ 24
第 5 章 福建省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36
5.1 模型設定.......................... 36
5.2 變量選取及數據來源............................... 37
5.3 實證研究分析及結果................................... 38

第 5 章 福建省制造業出口國內增加值影響因素的實證分析

5.1 模型設定
面板數據模型(即 Panel-data)是當今計量經濟學的重要理論方法之一。面板數據由三維信息組成,即時期、橫截面(如國家或地區)、變量。通過構建面板數據模型,能很好的對時間序列數據和截面數據進行檢驗,能進一步深入研究其在空間和時間上的規律,從而更真實準確的反映某種經濟行為。由于 panel data把時間序列和截面數據進行結合,所以能更全面和有效的對經濟數據進行分析估計。
當今世界,各國貿易交換頻繁,而外資是我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之一。給我國的貿易發展帶來了諸多好處。外商直接投資的流入不僅增加了我國經濟發展的實物資本,同時給帶來了許多無形資產,如企業技術外溢效應,產業的國際市場信息及市場需求等,降低了產品的平均成本,帶來了規模效應,推動了我國各行業參與全球生產鏈的加工進程。在引入外資的同時合理分配國內相關資源,能在短期內促進出口國內增加值快速增長。因此外商直接投資可能是福建出口國內增加值的變化的重要因素。由于中國工業統計數據庫和海關數據庫中沒有 FDI,本文用各行業所有者權益中的外商資本來表示制造業子行業的FDI 流入,即外商資本與工業總產值的比值來表示 FDI,其數據來源于福建省統計年鑒。
表 5.2 Hausman (1978) specification test
..........................

第6 章 研究結論及政策建議

6.1 主要結論
本文基于 Upward 的貿易增加值微觀測度方法,把海關數據庫和中國工業企業數據庫進行合并,對 2000—2008 年福建省的出口國內增加值率進行測度,分析了福建省 DVAR 的總體變化趨勢,并在行業、區域、企業異質性等角度對 DVAR的變化機制進行分析對比。另外,還利用 2000—2013 年的工業企業數據庫對福建省制造業各區域、各子行業的工業總產值所占比重進行計算,結合產值份額對 DVAR 進行研究,從行業總體競爭力的角度來看 2008 年之后 DVAR 可能的變化趨勢。除此之外,本文還對出口國內增加值率的影響因素進行了研究,利用實證來分析外商直接投資、行業規模、勞動力投入、勞動密集度及補貼收入對DVAR 的作用。通過研究,本文得出以下結論:
第一,在總體水平上,福建省的出口國內增加值率在 55%到 75%之間,且處于持續上升趨勢,2004—2006 年間提升最快,之后增速逐漸變緩;從行業角度來看,大部分行業 DVAR 不斷提升,只有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等小部分有下降趨勢,且高技術含量行業出口份額不斷上升但DVAR 始終低于其它技術行業,另外,食品制造業,文教體育用品制造業,造紙和紙制品業,金屬制品業,交通設備制造業,儀器儀表及文化、辦公用機械制造業等出現了產值份額和 DVAR 不匹配現象;從區域上看,除了龍巖市 DVAR略有下降外,其他區域的 DVAR 都在不斷上升,但福州市和廈門市制造業的產值份額有所下降,其 DVAR 與產值份額有所“錯配”。
第二,從企業規模上看,大型企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率遠低于其它企業;從貿易方式來看,加工貿易企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率低于一般貿易企業;從企業性質看,外資企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率明顯低于其它企業,而國有企業出口 DVAR較高。綜合來看,一般貿易企業和國有企業出口國內增加值率較高,對福建省出口貢獻較大,而福建省總體 DVAR 的提升主要來自高技術行業、外資企業及一般貿易企業。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411242.buzz/jj/30697.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經濟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經濟論文頻道(http://www.411242.buzz/jj/)查找


真人欢乐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