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式”金融監管邊界的確定 --以資產管理的監管邊界為例

來源: www.411242.buzz 發布時間:2020-04-29 論文字數:36955字
論文編號: sb2020042711003430696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金融論文研究,“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確定離不開“穿透式”監管本身整體的發展,這也是本文在討論邊界時注意討論與其緊密關聯問題的原因,通過這樣的討論基本完成。
本文是一篇金融論文研究,“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確定離不開“穿透式”監管本身整體的發展,這也是本文在討論邊界時注意討論與其緊密關聯問題的原因,通過這樣的討論基本完成了對其邊界確定的大致方向的討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穿透式”監管制度整體的確定的完成,事實上由于作為理論基礎功能監管本身是需要與國情相結合的,而“穿透式”監管本身只是一個手段,其實踐經驗無法回答權限分配這一金融監管中最重要的問題。如果想要讓“穿透式”監管真正被束縛在三重邊界內,通過“穿透式”監管從分業監管向功能監管過渡,必定需要解決我國的金融監管權限劃分問題。

第一章  監管層和學界對于“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的認識

第一節  監管層的認識及演變
和所有監管創新一樣,我國監管層對于“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的認識有一個循序漸進、逐步深化的過程。而在這個過程中,呈現了先由相關人員進行論述而后再出臺具體的監管文件,之后文件和論述相結合、相印證、互相促進的顯著特點。因此,在研究監管層的認識時,可以先從監管層工作人員的論述入手,再綜合論述和監管文件進行總結歸納進而實現對整個監管發展比較全面的認識。
國內監管層何時開始使用“穿透”這個詞已不可考。但是現行公認的最早關于“穿透式”監管的論述是 2016 年 3 月 25 日時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的潘功勝老師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成立儀式上做出的。根據潘功勝老師當時的發言2,“穿透式”監管就是發現金融業務的實質,目的在于將互聯網金融產品按照業務功能和性質納入對應的法律監管體系之內,具體的“穿透”內容包括資金來源的“穿透”,中間環節的“穿透”和最終投向的“穿透”三塊。在該次發言中,潘功勝老師還明確了功能監管和“穿透式”監管并非同樣的事物。隨后,《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出臺,大致確認了潘功勝老師對于“穿透式”監管的論述,成為我國第一個明確論述“穿透式”監管的監管文件。緊接該文件,我國監管層相繼出臺了一系列監管文件(可參見附表一),相關工作人員也不斷進行論述(可參見附表二)。從這些文件中我們可以看穿,我國監管層對于“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的認識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

第二節  我國學術界的認識及爭議
那么,學術界對監管層有所模糊的基礎概念和五個問題是否有回應呢?通過閱讀文獻綜述中提到的我國學者的研究,不難發現,我國學術界是有一定回應的。無論是整體性研究還是針對具體業態的討論,均存在對于邊界這一重點的討論,尤其是整體性研究中,對于邊界的討論可以說是有一定成果了。而在這個討論的過程中,必然會涉及到其本身的目的、內容和其與關聯理論的關系。相對較少受到討論只有完成“穿透”后的監管政策選擇問題。為了進一步分析“穿透式”監管邊界的所在,盡量厘清模糊之處,先將上述五個問題逐一進行分析后明確“穿透式”金融監管的定義究竟是什么。對五個問題的分析依次如下: 
一、“穿透式”金融監管的目的
相對于監管層在目的這一問題上的眾說紛紜,學界的看法是相對統一的。當前學界對此主要有兩種學說,其一是風險控制說,該學說認為由于“風險的內容、形式和風險源等都出現了新的變化”,所以需要“按照穿透性原則建立風險管理信息系統”6。該學說的支持者一般認為“穿透式”金融監管的主要目的僅為風險控制,或者說與這一目的相比其他的金融監管目的都是可以被忽視的。正是在這一學說的指引下,出現類似“資本市場如何不背離服務實體經濟的初衷,如何防止資本為了‘賺快錢’而腐蝕實體經濟?這是采用資本市場險資主動‘積極穿透’型監管,通過處罰‘野蠻人’從而讓服務實體經濟的監管理念,被動地回歸到‘監管穿透’”7的觀點。按照這類觀點,“穿透式”監管就應作為一種監管權力在面臨新風險時替代市場本身規律的監管手段,“穿透式”監管根本就不存在所謂邊界的問題。因為只要有風險,就存在控制的需求,而行政監管是萬能的,所以只要有風險,無論市場能否自行調節,行政權力都可以介入。
....................

第二章  域外“穿透式”監管邊界確定及其監管邏輯

第一節  美國的“穿透”及其監管邏輯
一、過往對于美國“穿透”的觀點
關于這兩部法律所涉及的“Look  Through  Provision”,葉林老師在其《金融市場的“穿透式”監管論綱》中已經有所論述,但是葉林老師并沒有過多涉及到這兩部法律中“穿透”的邊界所在,并認為,司法實踐與監管過程中也沒有明確采用。對此,常健老師也表示了同意。
二、“穿透”對沖基金中的可能借鑒
然而如果再進一步深入研究相對于這兩部法律所新興的投資形式——對沖基金,可以發現,美國的司法實踐與監管過程中其實是有應用“穿透式”監管的,而且這種應用本身及其變化正巧涉及到了“穿透式”監管的邊界確定問題。 例如在對于對沖基金是否可以注冊豁免的問題上,美國證監會和法院就涉及到了“穿透式”監管。在 1985 年美國證監會在 203 規則(b)(3)項中采納注冊豁免的安全港之前,證監會一直采用的是不行動意見信的方式對于豁免進行規定。這樣的做法帶來了巨大的不確定性極大增加了交易的成本。法院對這類不行動意見信所采用的應對方法也莫衷一是。為了降低不確定性,1985 年證監會采納了安全港制度。此后直到 2006 年修法,對沖基金一直享受著《1940 年投資顧問法》所賦予的寬松的“私人顧問豁免”根據該法 203 規則(b)(3)款規定,這種豁免需要投資顧問在滿足三個條件。其一是它在過去的十二個月內不得有超過十五個客戶;其二是它不能向公眾一般性地披露自己為投資顧問;其三則是不得作為其他注冊為投資公司的共同基金的顧問。而其中爭議作為明顯的就是對于十五名客戶的人數限制,或者說如何確定具體的客戶人數。新的證監會 203 規則(b)-(3)-2 項為了解決這一爭議而規定了“穿透式”監管的規則。在該規則中要求投資顧問如果需要選擇適用“私人顧問豁免”,則需計算每一個“私人基金”的所有人作為一個單獨客戶,如果在十個月內超過十四人(投資顧問自身也算做一個其自己的客戶),則喪失該豁免。此外,對于基金們的基金還需要適用次級“穿透”規則,為基金外的個人提供建議的顧問必須計算這些和基金投資者相關聯的客戶以確定客戶的總數。
....................

第二節  歐盟的“穿透”及其監管邏輯
一、歐盟“穿透”政策的出臺背景
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后,歐盟深刻地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歐盟內部存在的多樣化的證券化應收賬款和股票是造成金融市場危機的主因之一。
因此,歐盟要求所有參與這些交易的機構均需時刻對其所投資的應收賬款和股票的底層資產的信譽狀況和履約表現充分了解,實現“穿透”,并且希望通過建立歐洲資本市場聯盟的方式,將這種穿透貫徹到所有的歐盟內部交易之中。而穿透監管本身其實并不是在歐盟想要建立歐洲資本市場聯盟時才出現的。事實上,早在 2015 年時,歐盟的保險和再保險行業就已經開始適用歐洲保險和職業養老金管理局所發布的《穿透式監管的指導細則》。
二、《穿透式監管的指導細則》中的界限劃分
該細則首先就明確了其適用于歐盟境內的全部監管機構,出臺細則的目的在于增加適用“穿透式”監管的所有場景的一致性和“穿透式”監管本身的適用范圍。出臺該細則還希望幫助企業更好地確定他們的市場風險。隨后該細則明確了兩種必須“穿透”的情況并列明了其他情況下在非必須“穿透”時依據不同類別所應當進行的風險評估步驟和信息搜集工作。而必須適用“穿透”的是:(1)貨幣市場基金(即貨幣基金);(2)透過集合投資公司或者其他投資組合投資不動產。
從該細則可以看出,首先,在歐盟監管當局看來,“穿透式”監管所指向的投向應當是明確的,而不應當是模糊的,更進一步說,“穿透式”監管的邊界就投向來說不僅應當是明確的,而且應當是采取列舉式立法明確的。其次,“穿透式”監管邊界確定的重要依據是它所搜集到的數據,“穿透式”監管本身不是為了“穿透”而“穿透”,而是通過“穿透”獲取足夠多的信息,預測底層資產的風險。
因此,歐盟當局在設定“穿透式”監管時其背后的邏輯也主要有兩點:其一是在“穿透式”監管本身是作為一般監管的例外而存在的,這種例外決定了必須“穿透”的投向被以成文的形式列明。其二是在于“穿透式”監管只是一種手段,其作用在于獲取信息,而信息的獲取需要成本,因此在“穿透”時要考慮信息的價值,最適宜對于價值和成本做出衡量的主體并非是監管機構,而是市場機構自身,因此,給予被監管的機構自主選擇的權利。
.......................
第三章 我國其他部門法中對于“實質重于形式”原則的限制 ..... 26
第一節 其他部門法的選取 ................................ 26
一、其他部門法法與金融監管法的相似之處...................... 26
二、兩者實施“實質重于形式”原則的相似之處.................. 28
第四章 對資產管理“穿透式”監管、邊界及其對整體邊界的啟示...............33
第一節 對資產管理的“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研究的重要價值 ...................... 34
第二節 簡析資產管理的“穿透式”監管體系及問題 ........................... 34

第四章  對資產管理“穿透式”監管、邊界及其對整體邊界的啟示

第一節  資產管理“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研究的重要價值
在對當前監管層和學界基于“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爭議焦點進行了分析的基礎上,本文獲得了對于邊界及其關聯問題的整體認識。為了進一步深化對于邊界的認識,確定切實可行的邊界歸納,應當要從宏觀的整體金融市場層面具體到特定的金融業態,以確定具體在這一業態中的模式。就監管主體來說,資產管理和整體金融都是一行三會(現在已經變成了一行兩會,但習慣出發,還是稱為一行三會)。就參與主體來說,資產管理和整體金融都是包含了銀行、基金公司等金融機構。且資產管理作為一種金融業態,其創新活躍風險巨大,對于暴露傳統分業監管模式的弊端,體現“穿透”邊界的必要性具有重大的理論意義,而且因監管層對這一業態出臺的文件最為豐富且學界的討論最為激烈而對于體現“穿透”邊界的可能性而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因此,無論是從必要性和可能性出發,還是從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出發,對于資產管理的“穿透式”監管及其邊界研究,都毫無疑問是能夠最好地幫助整體監管邊界實現法理證成的最有力的具體業態研究。
...........................
 
結語:“穿透式”監管邊界的進一步確定仍需實踐的反饋
“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確定離不開“穿透式”監管本身整體的發展,這也是本文在討論邊界時注意討論與其緊密關聯問題的原因,通過這樣的討論基本完成了對其邊界確定的大致方向的討論。但是,這并不意味著“穿透式”監管制度整體的確定的完成,事實上由于作為理論基礎功能監管本身是需要與國情相結合的,而“穿透式”監管本身只是一個手段,其實踐經驗無法回答權限分配這一金融監管中最重要的問題。如果想要讓“穿透式”監管真正被束縛在三重邊界內,通過“穿透式”監管從分業監管向功能監管過渡,必定需要解決我國的金融監管權限劃分問題。
短期之內,由于制度變遷的路徑依賴,很難出現迅速的轉向,完全打破我國長期以來的一行三會的監管體系,因此“穿透式”監管的邊界可能在短期內還是無法實現確定和統一,在執法實踐中還是會存在著比較大的差異。
而從長期來看,在轉向功能監管的過程中,我國很有可能也會經歷的監管權力重新分配中產生的新問題從而造成邊界的重新紊亂。比如在美國多德弗蘭克法案之后,雖然采用了功能監管模式,并通過設立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Oversight  Council)和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力圖真正實現功能監管避免金融風險,但是實際上造成了對原有監管體系的運營良好部分的破壞,使得權力邊界產生了新的混亂。按照美國學者的說法,由金融穩定監管委員會和金融穩定委員會這樣的后金融危機時代的監管新星所做的決定是缺乏制衡的,這樣的決定造成的金融風險可能會比其確定并防范的風險更大。72因此,在確定相應的“穿透式”監管邊界時,應當需要基于動態的監管權力分配。而這種動態的權力分配所帶來的邊界的模糊基本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對于相應“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確定可能將是沒有止境的。
此外,在具體實踐中,“穿透式”監管邊界的確定還仰賴具體的金融基礎設施構建情況。因此,金融基礎設置構建的越完善,相應的“穿透”成本就越低,所獲得信息就可以越精準,而“穿透”的邊界也可以相應更為精準,相應防范風險能力就越強。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411242.buzz/jrlw/30696.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金融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金融論文頻道(http://www.411242.buzz/jrlw/)查找


真人欢乐捕鱼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