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張翎文學小說中的女性書寫

來源: www.411242.buzz 發布時間:2018-09-17 論文字數:34255字
論文編號: sb2018090214324822804 論文語言:中文 論文類型:碩士畢業論文
本文是一篇文學畢業論文,本文將以張翎小說中的女性書寫為研究對象,主要采取文本細讀的方法,并以女性主義敘事理論、比較文學理論為支撐,對張翎小說中的女性書寫進行探討。
本文是一篇文學畢業論文,筆者認為在張翎的小說中,女性不再是被男權欺壓,被歷史遮蔽的個體。她們有自身的追求,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男性。張翎能夠始終以一種“主體”的女性姿態,在中西雙重文化視野下去思考歷史與女性、男性與女性、女性與女性間的關系,關注女性在不同時代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遭遇和體驗,不再以傳統道德標準看待女性,而是呈現女性的真實感受,從中思考女性的地位與出路,這些無不體現她對女性的人文關懷。

第一章 張翎小說中的女性形象

第一節 宏大歷史映照下的中國本土女性形象
張翎特別擅長寫女性故事,而且講得特別震撼人心,這與她觀照女性的視角有關。她會把女性,尤其是中國本土女性,放在一個特別宏大的歷史視角去觀察她們曲折的命運,從而鮮明地表現出這些女性的性格特點。在看待歷史與女人之間的關系上,張翎一直認為“在女人的故事里,歷史只是時隱時現的背景。歷史是陪襯女人的,女人卻拒絕陪襯歷史。女人的每一個故事都是與歷史無言的抗爭。女人的爭戰有時贏,有時輸。”①可見盡管張翎的小說涉及歷史書寫,但它主要是作為敘事背景而存在,通過此去映襯那些命運受到歷史左右的女性,從而完成對她們形象的塑造。
《雁過藻溪》中的黃信月在少女時代不幸碰上一場土改政治斗爭運動。在這場運動中,她的大外公被貧協的人捉走了,大嬸娘袁氏在被人凌辱后跳井自殺,她自己也被關押起來。因為當時她的父母在還沒定成分時就已經去了香港,兩個兄弟也沒在家,所以沒人能救她,只能自己想辦法。為了不餓死,她放下了廉恥之心,放下了作為小姐與讀書人的身段,一下子就吃起了財得扔給她的烤紅薯,“狗似地接過來,皮也不剝,就塞進了嘴里。”②勉強填飽肚子后,又開始遭受進一步的折磨。那些人為了搜到她嬸娘的金戒指,當眾把她的衣服解了搜身。后來是嬸娘的死拯救了她,讓她有機會得以逃離火坑。但是她付出了自己貞操的代價,才讓監管人財求放了自己。從黃信月這段慘痛的人生經歷,既能看到人性的黑暗與殘酷,又能看到黃信月堅強、隱忍的個性。從藻溪逃出去以后,黃信月嫁給了溫州城里一個做大官的男人。雖然那年發生的事讓她受盡了凌辱,但是她并沒有由此對那些陷害自己的家鄉人生恨,反而對他們很好,有求必應。當鄉里鬧特大蟲害時,她幫他們申請到了農藥化肥的配額合救災款,當村里人生病時,她也盡力幫他們渡過難關??梢娝且粋€寬容、善良、有仁愛之心的人。她以自己的善行超渡了藻溪人,也感化了藻溪人。
......................

第二節 家庭和婚戀關系中的移民華裔女性形象
假如說張翎筆下的中國女性形象是在一個比較宏大的歷史層面來觀察的話,那么從家庭和婚戀關系中書寫移民華裔女性則是從一個相對微觀的角度進行。這類移民華裔女性大多行走在原鄉與異鄉之間,大多為了尋找更美好的人生或追尋自己的夢想而從中國來到異國。在她們身上,張翎雖狀寫她們所面臨的種種困境包括生存的壓力,情感的創痛等,但更多的是想展現她們勇敢堅強、獨立自主的一面,這主要與她自身的移民體驗和堅強個性有關。
《尋》中的芝兒離婚后帶著自己跛腳的女兒來到美國,雖然沒有了男人的依靠與幫助,但卻能憑自己的本事和努力在美國生存下去。對此,趙雪梅指出:“在國外巨大的生存壓力下,海外華裔的世界里男人不再是女人的一切,生活的殘酷讓他們虛弱得無法支撐起傳統男人的角色;女人也不再是依靠男人生活的小女人,在沒有男人的生活中,她們的生活非但沒有失去精彩,反而更加多姿。”②芝兒先以優異成績獲得了航天工程專業的博士學位,之后一畢業就去了俄亥俄大學做教授。雖然是一份體面的工作,但是基于她是個外來者,而且還是女性,不免會碰到異國者,尤其是受到異域社會中男性的排擠與歧視,這與背后的男權問題和文化身份問題不無關聯。在俄大工學院教授當中,因為只有芝兒一個是女的,所以工作上她總是受到各種不公平的待遇,如排課總是不先問她的意見就給安排了,辦公室被安排在兩頭不見天的地方,配備的工作電腦是舊電腦,也沒有復印卡,只能通過投硬幣來復印等。同事也待她不友好,連系辦公室新來的秘書也欺負自己。面對這些外來的歧視和欺壓,芝兒并沒有灰心喪氣,也沒有對同事心生仇恨,而是更加賣力地工作,“她干脆三餐吃在學校飯廳了。辦公室的燈,一亮亮到兩三點。”③最終她成功地從國際太空署申請到一筆十五萬的研究經費,并由此贏得了同事們的認可和尊重。從這些事情可以看出芝兒是個勤勞、善良、積極向上、自立自強的移民。面對性別歧視,她既能隱忍地一笑而過,又能給以有力的回擊,為自己贏回做女子尊嚴,以實際能力去證明男女是平等的??梢哉f,芝兒顛覆了傳統女性依附男性的那種形象,成為人格真正獨立的現代女性。
.......................

第二章 張翎小說中的女性書寫方式

第一節 交錯式的敘事結構
張翎小說的涵蓋量很大,包括中國與異國、當下與歷史、婚姻與愛情等內容。這主要與她在國內外雙重的人生經歷、移民身份、審美視野有關。為了更好地容納這些內容,她在構思小說時喜歡采用一種有別于傳統線性敘事模式的言說方式,那便是“交錯式”。這里的“交錯”主要是指不同的時間和空間的交疊、穿插,使小說在結構上“打破時間的線性發展和空間的固定性,將兩組元素交錯移置。②這樣做一方面有利于擴充小說的容量,將更多不同時空下的人和事囊括在里面,另一方面有利于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能更好地梳理清楚歷史與現實,與人物間的關系。張翎在書寫女性故事時,也常常運用這種交錯式的敘事結構,這也成了其小說敘事的一個非常顯著的特點。
張翎小說敘事的結構安排首先體現在空間上的交錯性。她的新移民敘事和跨地域書寫不僅包括國內城市間的交錯,比如大陸-臺灣(《花事了》)、上海-溫州(《郵購新娘》)、上海-海南(《丁香街》)、溫州-青海(《玉蓮》)、溫州-北京(《戀愛三重曲》);還包括中國與異國的交錯,比如中國-加拿大(《睡吧,芙洛,睡吧》、《金山》),中國-法國(《流年物語》),中國-美國(《勞燕》),加拿大-美國(《尋》),加拿大-非洲(《望月》)。她的小說主題常與“尋找”有關,她自己曾坦然表示過:“我一直在寫、或者說要寫的是一種狀態,即‘尋找’。我的場景有時在藻溪,有時在溫州,有時在多倫多,有時在加州,就是說一個人的精神永遠‘在路上’,是尋找一種理想的精神家園的狀況??梢允菛|方人到西方尋找,也可以是西方人到東方尋找,但這種尋找的狀態是人類共通的。”①因而其小說敘事的場景與結構安排常與“‘溫州’(指中國任何一個僑鄉)和‘金山’(泛指任何一個全球化歐美城市)兩個城市有關,溫州和“金山”的交錯挪騰架構起其小說的基本結構。”②其中,中國的城市往往被設為過去故事的發生場景,西方的城市則與當下人物相連接。張翎小說在講述過去故事時,對應的空間為東方某個城市,而當敘述當下時,空間又置換到西方某個城市,如此變換更替,從而形成空間上的交錯。
.....................

第二節 多樣化的敘事視角
張翎是一個既關心故事,也關心如何講述故事的作家。她在書寫一個個女性故事時,相當注重敘事視角的選取,并且視角較為多樣化。為了全方位地探討女性的心靈世界,張翎在視角上可謂做出了突破性的探討。從早期小說到最近長篇新作《勞燕》,她的視角呈現出一個細微的變化。不難發現,張翎的小說通常以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視角去講述故事。第一人稱是一種直接表達的方式,能使讀者產生一種真實、親近、親切的感覺,如《玉蓮》《遭遇撒米娜》《沉茶》《交錯的彼岸》等。第三人稱敘述則可以不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能夠比較自由靈活地進行敘述,客觀地記錄事件的發展,如《金山》《睡吧,芙洛,睡吧》。在這兩種常用的人稱敘事中,張翎小說的第一人稱敘述視角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最初常用的兩性視角,后來為了全方位地講故事,轉而嘗試物語視角和亡靈視角。
《玉蓮》是從第一人稱女性視角講述“我”和玉蓮的故事。這里的“我”集故事參與者與講述者于一身。“我”從小體質虛弱,父母為自己請了幾個保姆都不滿意,直到玉蓮的出現。她以獨特的方式照料著“我”,后來她辭去了保姆工作,只身前往青海,與士兵歐陽青海在一起。她熾烈地追求愛情的舉動與長大后的“我”的愛情選擇有共通的地方。玉蓮為了那個兵,不僅勇于沖破家人的重重阻攔,還在貧苦和不幸的婚后生活中保持著對愛情的美好想象。而“我”則為了內蒙赤峰的鐵木辛,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義無反顧地去挑戰那相對惡劣的生活環境,執意向北方去,并證明“我是完全可以離開南方的暖巢,到未知的北方去闖天下的。”①她們都有著對愛情的美好信念。“我”見證了玉蓮命運的變化,雖然明白人生有太多的不確定,但還是決定去追求那朦朧的愛情。文本中的“我”與玉蓮在性格和對待愛情的態度上都有著很大的相似性。張翎以第一人稱的女性視角直接描寫了“我”的成長以及玉蓮前后命運的變化,這樣不僅讓人真切地觸摸到女性自我內心的想法和精神上的成長,還打破了男性傳統的言說策略。玉蓮與“我”向北方去的選擇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張翎小說創作的一個轉變。她不再局限于南方書寫,而是從自身的一路向北的移民軌跡出發,探索人類的內在精神追求。在這類以女性為敘述者和主人公的故事中,女性獲得了話語的主權,她們闡釋了自身,又在很大程度上張揚了作者所要傳達的女性視點。
.......................
第三章 張翎小說中的女性意識............................28
第一節 平等與尊嚴意識.............................28
第二節 困境中的自我突圍意識....................30
第三節 對母性的重新詮釋......................32
第四章 張翎的個人經歷對其女性書寫的影響.................. 35
第一節 故鄉經驗與張翎小說中的溫州女性........................35
第二節 異國體驗與張翎小說中的女性書寫....................39
第五章 張翎小說與海外華文小說中的女性書寫.......................... 45
第一節 海外華人作家女性書寫中的“日常”與“回溯”............................45
第二節 張翎與其他海外華人作家女性書寫的比較..............48

第五章 張翎小說與海外華文小說中的女性書寫

第一節 海外華人作家女性書寫中的“日常”與“回溯”
海外華人作家因身份、職業、性格、創作觀念等不同,使其筆下的女性書寫也呈現不一樣的風格模式。但不可忽略的是,海外華人作家幾乎都有著從國內到海外雙重生存經歷,受到過東西文化的影響,因而他們的創作多為這兩重經歷和文化的互相映照和思考的跨域寫作。“他們往往行走在東西方文化之間,小說以本土文化意蘊,對異域做冷靜的審視,因而不再是中國文學在異域的簡單重復和延伸,而是涵蓋了故土文化傳統、移民共同經驗和個人飄泊經歷諸多因素,融匯了體現中國意識的民族性、逾越地域時空的世界性,以及表達個人品位的獨特性。”①在他們的創作中,有兩個特點是比較共通的,那便是“日常”與“回溯”。
“日常”是指海外華文作家注重對女性日常經驗的反復書寫,包括戀愛、婚姻、家庭等方面,這些是性或社會性別制度的直接體現。查建英、周勵、嚴歌苓、虹影、陳謙、施瑋、王周生、張慈、李彥、袁勁梅、施雨、呂紅、融融、宋曉亮、曾曉文、虔謙、王琰、江嵐、孟悟、黃鶴峰、楓雨、海云、劉加蓉、汪洋、洪梅、梅菁、伍可娉、岑嵐、艾米、秋塵、文章、董晶、張惠雯、郁秀等都有對女性日常經驗的書寫,尤其是婚戀題材的書寫。原因是婚姻和戀愛是絕大多數人一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這種書寫對于嚴肅文學來說,更容易吸引廣泛的讀者群體,有較好的市場效應。
........................

結語
自 41 歲走上創作之路以來,張翎一直結合自己的生命體驗,從女性的角度進行小說創作。她站在異國的她將自己的女性觀、世界觀融入到寫作中去,塑造出一批較為獨具人格魅力的女性形象。不管是傳統中國本土的女性,還是移民華裔女性,還是西方女性,她們的生命里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苦難和創傷,但是張翎都賦予她們美好的精神品質,那便是善良、堅強、寬容。在她們身上,我們能看到女性對生活的那種堅定信念,對理想的執著追求。張翎以細膩的筆觸,書寫著審視著海內外的女性,挖掘女性命運背后的隱秘,并以自身作為女性的體驗傳達女性的內心感受。這在一定程度上顛覆了男權話語體系,發出女性自我的聲音。

參考文獻(略)

原文地址:http://www.411242.buzz/wenxuelw/22804.html,如有轉載請標明出處,謝謝。

您可能在尋找文學論文方面的范文,您可以移步到文學論文頻道(http://www.411242.buzz/wenxuelw/)查找


真人欢乐捕鱼官网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最牛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 舟山体彩飞鱼中奖技巧 甘肃11选五5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及统计学 快三专家预测和值推荐 福彩3d软件手机版下载 时时彩挂机软件哪个好 2000年上证指数 排列五玩法中奖说明